美国是允许民众外出携带自卫枪支的,法租界里已经人心惶惶

图片 1

使用手枪的目往往是为了阻止别人已经挑起生死搏斗,而此时敌我之间的距离几乎总是在很极短的范围内。”
这是库珀大师的名言,并且根据这个理论基础,发展出各种短距离手枪近战接敌的训练方法。这套理论到了今天早已经被各种官方数据证实也广为大家接受。可是在60年代末至70年后期这段现代实用射击的发展期里,当大家普遍都还在追求手枪50米甚至更远距离精准射击的时候,他的理论可以算是离经叛道了。为神马这位大师当年会如此反叛呢?那要从他年轻时代说起。

民国九年深冬的一个清晨,上海滩的法租界巡捕房接到报案,四马路一个小弄堂里,又发现了一具年龄在18——24岁之间的女性尸体。这已经是短短六个月里,第五件女尸案。和前面四件一样,女尸生前并不是被强奸,却被某种物体捣烂了阴部大出血而亡。现场没有其他任何线索。
  为了这系列女尸案,法租界里已经人心惶惶。巡捕房的华人总探长连着被免职了四个。刚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的乔治杨,恰恰就是应该今天来走马上任。法租界巡捕房里的空气有点诡异。一方面是接二连三的女尸案,搞得探员们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了。主要是因为凶犯的犯罪手段实在太过残忍,叫人无法想象用如此凶残的手段,去残害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怎么就下得去手?另外一方面,当然因为华人总探长的连续被免职,足以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还有第三个方面,那就是关于这个新任总探长的议论了。
  乔治杨原来就是法租界一个普通探员,性格怪异很没有人缘,又喜欢标新立异,一脑子与别人不一样的想法,还喜欢和上司顶牛。好不容易混上一个副探长的职位,很快就被排挤下去了。乔治杨一怒之下辞职出海留洋去了。这一去就是五年……
  如今他算得上是衣锦还乡的意思了,那是必定春风得意马蹄疾,要再想办法来一次新官上任三把火了。真难以想象谁会成为第一个倒霉蛋?于是,所有的华人探员都在诚惶诚恐的等待他的到来。
  
  四马路是上海滩上有名的地段,既有大大小小的报馆、书局,又有名震江湖的酒楼茶馆,同时还是出名的红粉街。四马路上的女人,在灯红酒绿的上海滩,叫人沉沦迷茫。这第五具女尸,居然出现在这么一个夜夜笙歌的地方,自然是给案子的背景又添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了。
  不知道因为案子的关系,还是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不夜城夜上海的代表,一定要等待华灯初放之后,才会展露出它在霓虹灯下的风采?已经快到中午饭的时候了,这条街上还是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个路人。
  就在四马路东西结合点上,有一条叫绣红坊的小弄堂。东半段四马路上是人文荟萃的书局、报社;西半段四马路就是花街柳巷了,似乎这条绣红坊就是分水岭。有趣的是,绣红坊却不是花街柳巷,而是一条属于老百姓居住的普普通通巷子。第五具女尸,偏偏就是出现在这条小弄堂里。
  绣红坊靠四马路的口很窄,两个人是不能并肩进巷子的。只是里面倒也不算很窄的,另外一端是广东路,一点不窄了,连汽车也开的进去。这绣红坊就是个一头大一头小的喇叭形。出事的地方就是四马路这一头,巷子外面拉起了警示线,还站着两个巡捕。巷子里面一群人,围着一具半裸的女尸忙乎着。
  沿着四马路走来一个男人,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法式礼帽,身上穿着一件黑呢子风衣,衣领高高竖在那里,下半截脸都埋在里面,两只手插在袋子里,一直走到绣红坊巷子口停住脚步。
  站在那里的两个巡捕横眉立目、恶声恶气地阻止这个男人进巷子的打算。
  “站住。里面巡捕房办案。”
  这个男人手从口袋里掏出的同时,也掏出了一本证件随手递过去。两个巡捕脸都绿了,慌慌张张一个敬礼,一个拉起了警示绳,然后高高举过头。
  “总探长请!”
  这个男人就是乔治杨。
  
  乔治杨,不姓乔,姓杨,叫杨凤阳,乔治是他给自己起的英文名字。杨凤阳,一听就土,一听就知道是安徽凤阳人。乔治杨就不同了,起码叫人猜不透究竟是哪里人。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出身、家世、甚至是哪里人?都可以成为一种身份。别以为乔治杨真是属于不学无术,靠这样的雕虫小技,敢来做这个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总探长。在租界的巡捕房里,算起来华人总探长权力挺大,其实说穿就是带着干活的。真正的权力在外籍总探长手里,一旦干不好、干砸了,你就只好拍屁股滚蛋。比如乔治杨前面那四位就是例子。
  乔治杨是个有思想、有抱负,也有文化的人。就是因为希望可以实实在在做点事儿,他从上海圣保罗大学毕业之后,进巡捕房做了一个小探员。可也是因为他太认真,太容易得罪人,一个小探员都干不下来。
  乔治杨一狠心,跑到法国昂热去读法律。因为他的刻苦、勤奋和学有所成,回国的时候竟然得到官方推荐。乔治杨被法租界临危受命,担任了面临五条人命的系列女尸案的华人总探长。
  
  乔治杨没有去巡捕房就直接到了现场。
  看见一个陌生人进了现场,正带着一组探员忙着勘查的探长李伏品,很不高兴地对自己的助手武平发脾气。
  “你手下几个人怎么搞的?连个人也看不住?怎么让闲杂人也进来了?不会睡着了吧?我可告诉你新来的总探长是乔治杨!这个人可不好糊弄。”
  武平顺着李伏品手指方向,看见一个身材魁伟的男子已经进了现场,正朝女尸躺着的位置走过去。
  “探长,你认识他?”武平问着。
  李伏品摇摇头回答:“我不认识。我进巡捕房才四年,他离开巡捕房已经五年了。现在巡捕房下面的人认识他的不多,倒是几个副总探长,多一半都和他共过事。嗨嗨,怎么回事?你还和我聊上了?还不过去把人撵走?”
  武平赶紧朝那边跑过去撵人。
  “嗨,我说,这位先生您在哪儿看热闹不好?跑这儿看死人,还是女的。不合适吧?”
  武平看眼前这个人器宇不凡,倒也不敢太过放肆了。
  乔治杨刚刚弯腰去看那具女尸,听见这话,重新直起身子回答他。“看热闹?这一连五具女尸的热闹可不太好看吧?你是这个案子的探员?你们探长是谁?”
  武平为人机警,看此人举止,听这番口气,心里一个激灵:不会是总探长吧?他不敢怠慢了,改成小心谨慎地问:“先生,您是……”
  乔治杨淡淡地回答:“我是新任总探长乔治杨。”
  这一吓,可吓得不轻。武平赶紧给乔治杨行个礼,然后自我介绍:“报告总探长,我叫武平,是李伏品组里的探员。我们探长就在前面,我马上去叫他。”
  乔治杨不置可否,弯下身继续观察。
  武平小跑着去找李伏品。
  李伏品正在听一个叫司马璇的探员报告,关于周边居民了解到的情况。看见武平跑过来,那个男人却还在现场,而且居然蹲在那里摆弄起尸体来了,心里更加不爽起来。
  他不耐烦地打探了司马璇,朝着武平发脾气。“武平,你到底会不会做事?这个人居然去摆弄女尸。”
  武平跑到李伏品身边,压低声音说:“探长,你小声点。这个人是乔治杨。”
  李伏品打了个激灵。怎么会是这个祖宗来现场了?这边一点眉目也没有,怎么向他报告案情?李伏品无奈地跟在武平后边朝乔治杨那边走过去。
  “总探长,这位就是我们组李探长。”
  武平殷勤地介绍着,乔治杨直起身,看着李伏品。
  
  这些探长和探员都是这几年进的巡捕房,乔治杨一个也不认识。他连巡捕房还没有进去过,也没有看过档案。凭自己直觉看人,是乔治杨一种习惯。现在他认识了两个巡捕房的人,一个是武平,再就是女尸身边蹲着的法医晁素琴。因为是个青年女性,巡捕房不得不请来了公共租界巡捕房的女法医晁素琴。她是上海滩唯一的女性法医,也是上海滩这些年,最有威望的法医。武平给乔治杨的感觉是有点小聪明,人不坏,就是太过市侩了些。晁素琴给女尸做检查的一丝不苟,却给乔治杨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了。他一句话也没有问过,不过在心里已经有了自己一些判断,打算在案情分析会上再谈。乔治杨不希望自己的判断,影响探员们的思路。现在这个李伏品是他认识的第三个人,敦敦实实的中等个,看上去是个实干家,而且有点暴脾气,不喜欢作假的人。
  李伏品也在观察面前这位,早就在巡捕房传得沸沸扬扬的新上司。个头不小,体格不错,看样子有点身手。两只眼睛有股子锐利的锋芒,看人像把利刃。难怪和原来的上司搞不好关系,这种人肯定是桀骜不驯的路子,不过挺对自己的脾气。李伏品对新上司的印象还不错。
  “杨总探长,我叫李伏品,是法租界巡捕房二组的探长,正在勘察今天清晨发现的第五具女尸案。我们接到报案出警到现在,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正在等待晁素琴法医的初步验尸报告。”
  乔治杨点点头,回答:“李探长,等晁法医结束后就收队吧。我去周围走走,下午4点召开案情分析会。”
  乔治杨说完独自沿着绣红坊朝南走去。
  
  武平抓着自己头皮问李伏品:“总探长为什么朝南走?这个案子应该在四马路找线索才对吧?广东路上会有线索吗?”
  晁素琴已经完成了尸检,她摘掉了手套和口罩,开始填写简单的验尸报告,一面写一面回答武平:“小武,探案子不能主观的,你怎么可以知道这个案子一定和四马路有关,就不会和广东路有联系?”
  “这是明摆着嘛。已经是第五具同类的女尸案,手段几乎完全相同。完全是个色魔嘛。现在尸体又被发现在四马路上,当然和这里的花街柳巷色情行业有关。”
  晁素琴笑着把验尸报告递给李伏品,说:“不能说你没有一点道理,不过这样下结论还是为时太早。你既然看出五个案子是同一个人所为,是系列犯罪,那么,前面四个案子都离开四马路甚远,又怎么解释?”
  “这个……”武平又开始抓头皮了。
  晁素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拍拍武平的肩头,说:“好好想想,下午案情会再说。李探长,我先走了。”
  晁素琴拿着自己东西居然也是朝南走了。
  武平不由自主说:“怎么也朝广东路走?难道真是广东路上有线索吗?”
  李伏品没有说什么,却一直在分析他们刚才的对话。他的心里同样对乔治杨和晁素琴,都走向广东路方向有所怀疑,究竟是什么情况让他们注意到了广东路?
  于是,李伏品先对自己的探员说:“大家收队吧。回去都准备一下,4点参加案情分析会。”又对武平说:“你跟着我。”
  李伏品带着武平先走到绣红坊四马路的弄堂口,然后回头再一次仔仔细细地勘察了从这里到女尸的位置,然后站起身朝着绣红坊另一头走去。
  走了两个来回后,李伏品突然心头一动,然后对武平说:“你看这里会是第一现场吗?”
  武平愣住了,接着一拍自己脑门,说:“对啊,我们都忽略了这一点。这里不是第一现场!这具尸体是从其他地方移来的。如果是这样,必须要有移尸工具,而最理想的移尸工具就是汽车。绣红坊是喇叭口,四马路这个口子是开不进任何汽车的,移尸的汽车只能从广东路开进来!我们应该从这里着手查这部移尸的汽车入手。”
  李伏品终于笑了,说:“走,回巡捕房!”
  
  下午的案情会上,李伏品谈出了自己的观点:绣红坊不是第一现场,破案的第一目标应该锁定移尸工具。
  乔治杨表示赞同,并且补充了一个又是让大家跌眼镜的重要线索。乔治杨明确告诉大家,移尸车是一辆银色的小轿车。乔治杨看着一屋子惊诧的目光,从口袋里取出一只小玻璃瓶和一只小镊子,当众打开玻璃瓶用镊子镊出一星点银漆,展示给大家看。
  “这是在绣红坊靠近四马路附近弄堂墙壁上取到的,非常明显是在倒进绣红坊的时候,擦到了墙壁。另外我已经通过绣红坊广东路附近的居民证实了,一个要去做早市的居民,在凌晨2点46分左右看见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离开绣红坊。”
  乔治杨提醒李伏品注意的第二个要点是,尽快先查清被害人的具体情况。
  案情会之后,乔治杨将晁素琴请到自己的总探长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乔治杨回到巡捕房后还没有进来过,当年确是多次在这里受到过训斥。
  他请晁素琴坐下后,希望晁素琴谈谈尸体勘查的大致情况。晁素琴告诉他,这个女尸和前面她接触过的四具基本情况是一致的,都有以下几个共同点:都是18-24岁之间的未婚女性,都是生前遭受奇怪的“性伤害”,因下体遭受灭绝人性的伤害,大量出血而死。前四个受害人至今没有查出身份,上海失踪人口也没有登记,很显然前面四个受害人应该都是外地人,是被罪犯拐骗、或者胁迫到上海来的。根据对这些受害人尸检,可以判断她们应该是有一定文化的,甚至可能就是大学生,而且是江浙一带的江南女子。
  乔治杨微笑着问晁素琴一个问题。
  “晁法医,你怎么看待这个凶犯的心理状态?”
  晁素琴摇摇头,重重出了一口气,回答:“如此凶残的施暴手段,证明他的心理基因有严重的扭曲,变形。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凶犯存在精神方面的疾病。”
  乔治杨又说:“晁法医,我还有几个想法,和你探讨一下。”
  晁素琴笑着说:“你是总探长,而且是留法荣归,怎么找我一个法医探讨案情?”
  “晁法医,你别客气。我了解过,你是时下申城最著名的法医。加上前面几具女尸你都做了尸检,最有发言权。”
  乔治杨很诚恳地和晁素琴讨论起案情来。
  
  晚上乔治杨独自在办公室里,仔细地阅读着系列女尸案的所有档案资料。这些案子一直有一个最大的疑点,在困惑着他。那就是凶犯为什么要使用如此残忍,甚至可以说令人发指的手段,去残害那些花季少女?这显然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刻意的泄愤。那么凶犯又怎么会和这些女孩子有如此强烈的仇恨?这个凶犯显然是患有非常严格的人格分裂的疾病。另外一点,所有发现尸体的地方都是闹市区,又都不是第一现场。这个第一现场究竟在哪里?凶犯又为什么要故意把尸体暴露在闹市区?是为了恐吓市民,还是为了向巡捕房挑衅?……想到这里乔治杨脑子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

小八股党,分别是顾嘉棠、芮庆荣、叶焯山、高鑫宝、杨启棠、黄家丰、姚志生、侯泉根八人。其中杨启棠、黄家丰、姚志生、侯泉根这四人后来自立门户,脱离了杜月笙。

style=”font-weight: bold;”>顾嘉棠、芮庆荣、叶焯山、高鑫宝等四人则是一直跟随着杜月笙,被称之为杜月笙的“四大金刚”。

就好比战场上的狙击手一样,精准射击是狙击手的特长,但在己方兵败如山倒、敌方乘胜追击的情况下,狙击手的作用又能发挥多少?到处是硝烟,到处是炮火,到处是奔跑的士兵,你狙击手能正常发挥那就怪了。狙击手只有在双方相持阶段并且在能见度比较好的情况下,定点射杀不大幅移动的目标。上述所谓插眼、踢裆、打后脑等阴招也是一个道理。

图片 2

图片 3

第一个,是顾嘉棠,小名泉根,世代居于上海。个子不高,方头大耳,武艺过人。他曾在北新泾当了不少年的花匠,绰号“花园泉根”。就连黄金荣都不知道杜月笙是如何把他这样的一个人从花园里寻出来收为手下的。

就算给你把枪,里面装上30发子弹,你不会据枪瞄准,哪也一样打不着人,到最后,也许还不如一个拿菜刀的。。。。。。

费本老师在演示近身格斗,插眼,背后捅刀子什么滴,那是家常便饭

图 17: 德国瓦尔特PPK,和59一样,C1状态

其中顾嘉棠是杜月笙还没发迹时,在十六铺一家水果店当学徒的时候结识的,二人可谓是患难之交,虽为主仆,实则情同兄弟。芮庆荣、叶焯山、高鑫宝这三人,一个武功高强,一个枪法神准,一个外语流利,可谓是杜月笙的得力干将。

当时的上海滩,烟土生意火爆,所以催生了一个行业:劫土。所谓劫土,就是一些黑帮专门组织人马,抢劫一些富商运过来的烟土
然后再高价卖出,可谓无本万利。大八股党和青帮,都是劫土行业中的佼佼者。
图片 4

而小八股党自成立的那一天其,就是为了针对大八股党。在杜月笙的指挥下,小八股党神出鬼没,专挑大八股党下手。大八股党虽然势力庞大,但是架不住对方天天盯着你,防不胜防。

因此,在小八股党的持续打击下,大八股党逐渐走向了没落。

回答:

图片 5

杜月笙(1888——1951年),上海浦东高桥镇人。杜出生贫寒,其母早亡,他很小就流落上海滩靠盗窃诈骗为生,还做过水果店的伙计,后拜上海青帮大字辈流氓头子陈世昌为师(青帮称“老头子”),以贩卖鸦片起家,并与上海滩流氓大亨黄金荣、张啸林结为把兄弟,逐渐成为
称霸上海滩的黑帮三巨头之一。

二十世纪初的上海滩是中国乃至东亚最大的鸦片贸易中心。杜月笙刚出道时还没有能力自己单枪匹马贩卖毒品,他只是跟在“金荣哥”屁股后面倒腾倒腾,赚点小钱。黄金荣利用自己法租界华探长的职务之便,把各路烟商运货来沪的时间、路线以及交货地点摸清楚后告诉妻子林桂生,由林桂生安排杜月笙及手下人动手强抢,遇到客气不反抗的还给你留点底,否则就给你来个秋风卷落叶,一扫而空。

图片 6

鸦片商人被抢货,大部分都是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不敢上告。但时间长了,难免捅娄子:有些烟商是云、贵、川军阀的代理人,他们吃亏后站出来到处告状,这就给法租界巡捕房督察长出了难题。

他找黄金荣、林桂生商议,干脆由林出面找烟商打开窗户说亮话,凡进入租界的烟土,由巡捕房、林、杜负责保护其货物运输与交易的安全,但要十成抽一作为保护费。林桂生挑明自己的“建议”后,各大小鸦片贩子们经过仔细对比,发现给他们“十成抽一”远比整天提心吊胆货物被强抢要划算得多,因此,众人纷纷和林、杜签订“秘密合同”。此后,各地军阀委托烟商将鸦片源源不断的运进租界,黄金荣等人每年白得“红利”200万元,还不用冒险拼命、打打杀杀,何乐而不为
?杜月笙也跟着沾光,每年也获利不少。

图片 7

可后来情况起了变化。彼时上海最大的烟土行是设在英租界里的潮州土行,潮州帮基本垄断了上海滩的鸦片生意。黄金荣在法租界里炙手可热,但在英租界里却不灵了,因为英租界里有一位和他一样厉害的狠角色——英租界巡捕房华探长沈杏山。沈杏山是潮州烟土行的靠山,他在烟土保护费上大发横财,他仗恃背后有英国人力撑,为压倒黄金荣,近来他干脆公开派出巡警荷枪实弹为潮州帮“武装押运”烟土。

黄金荣、杜月笙等原来派弟兄暴力抢烟土,和土匪劫道没啥区别,之所以能屡屡得逞,主要是烟贩子不敢声张,害怕反抗会引来别的觊觎者,会惹来不测之祸。如今见被称为“大八股党”的沈杏山团伙明目张胆公开运土,虽然羡慕、嫉妒、恨,但却不敢下手去抢,慢慢的烟商们来货少了,自然就被断绝了财路。

图片 8杜月笙胆大心细,会做人,有谋略,他也眼红英租界鸦片生意的红火。
他经过仔细筹划,决定铤而走险,动手抢夺、兼并,把英租界的生意全抢过来,他把计划告诉了林桂生。

据说杜月笙只上过4个月的私塾,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但他自幼喜欢听艺人说《三国演义》,也明白凡事能智取的尽量不要动粗力敌。他认为,沈杏山麾下“大八股党”门徒众多,而且和水警营、缉私队、英捕房沆瀣一气,有权、有势、有财、有人,最重要的是有枪,公开与其硬碰,肯定吃大亏,只能以暗中偷袭、智取为上。如何暗搞?最便捷的办法是找一批亡命之徒,组成一支精干的队伍,专抢由“大八股党”罩着的烟商之货,让“大八股党”
不敢小觑黄金荣的势力,有好处大家分享,逼他们将鸦片生意的利润吐出大部分来分成与己。

图片 9

“大姐大”林桂生十分赞同杜月笙的建议,并让他马上就干。杜月笙想起自己以往结交的几位以抢劫赌客为业的江湖兄弟:绰号“花园泉根”的狠人顾嘉棠、练得一手出神入化好枪法、绰号“花旗阿根叶”的叶焯山、胆大妄为、曾用一柄利斧绑架“肉票”并勒索80万巨款的恶棍高鑫宝以及在赌场放贷的“老鸦”芮庆荣、好勇斗狠的“癞痢头”谢葆生等。

他首先找到号称“四大金刚”的顾嘉棠、叶焯山、高鑫宝、芮庆荣。这四人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亡命徒,手下还各有一批小徒弟。除这四个凶顽戾狠的猛人外,杜月笙还相继物色了黄家丰、杨启堂、侯泉根、姚志生等四人为骨干。他以这八人为核心,打造了一支纵横上海滩的流氓武装团伙,江湖人称“小八股党”,成为杜月笙后来称霸上海滩的得力帮手与基干队伍。

图片 10
“小八股党”一成立,杜月笙立刻带着他们大肆抢夺烟商的货,“大八股党”常常顾此失彼,难以防备。之后,各大烟商为求买卖顺利,不得不低头向黄金荣、杜月笙按月纳贡,时时孝敬,赎买平安,原属“大八股党”的部分财源,又源源不断地滚进了黄、杜的腰包。。

以后,随着烟土越抢越多,黄、杜干脆成立了一家“三鑫公司”,大做鸦片生意。公司成立不久,就独霸了法租界的烟土生意。为增强力量,杜月笙又将凶悍过人的“杭州青皮”张啸林招揽了进来。此后,杜月笙如日中天,大有赶超黄金荣之势,前途不可限量。有了三鑫公司的实力,又有了进过讲武堂的张啸林和淞沪军警界的撑腰,杜月笙的“小八股党”
更加厉害起来,英租界华探沈杏山的“大八股党”早已被他打得找不到北,已远不是其对手了,他已不屑于和“大八股党”
抢生意
,而是一直在寻机吞掉他们,以垄断全上海的鸦片生意。之后,杜月笙采取金钱收买、软硬兼施的办法,瓦解了“大八股党”,沈杏山的手下纷纷投靠到黄、杜的门下,小八股党终于兼并了大八股党,沈杏山被迫退隐,三鑫公司垄断了上海滩的所有烟土生意……

图片 11图片 12

回答:

图片 13

说起杜月笙的“小八股党”,是为应付沈杏山的“大八股党”而组建的。当初盘踞英租界的“大八股党”,搞得黄金荣的抢土(鸦片)生意一落千丈。沈杏山与黄一样,明面是个探长,沈是英租界的,而黄是法租界的。不说英租界比法租界繁华多了,就连沈探长的功夫升级,也比“麻皮金荣”麻利多了。

沈杏山原也以抢土为生,经高人指点,逐渐在水警营和缉私营里安插亲信,后来亲信升为营长,连猫都成了自已人,也就不再需要进行暴力明抢了,又难看档次又低的。直接以查缉没收土商的烟土,进行暗抢。因巡捕房又掌握沈手中,通过打击其它抢土的流氓组织,既可打击对手,又可以没收烟土多条来源。于是,很多土商便叫沈杏山为其保运烟土。很快,大上海的烟土生意,都控制在沈的手中。总之,“大八股党”搞得黄金荣都活不下去了。
图片 14

彼时,杜月笙年方28岁。还在黄金荣手下跟班。但经过几次大事的历练,不仅胸有成竹、心藏乾坤,也已深得黄金荣的信任。黄将该棘手之事交给了杜,杜便借势拉起“小八股党”,“小八股党”中有以下八个人物。

1,顾嘉棠,上海常德路一带人氏,小名泉根,曾在北新泾当过花匠,时人称“花园泉根”。他善武术,膂力过人,曾在静安寺一带做牙郎(类似如今房介公司经纪人),手下也有一批混混,号“沪西半边天”。杜月笙做小瘪三时,在妓院认识了他。

2.高鑫宝,上海本地人,在十里洋场做过球童,自然懂得英语。还做过怡和洋行员工,会开汽车。这个不得了,汽车是大亨的座轿,平时路上也没几辆,会开汽车,在平民阶层中当属凤凰传奇。这人手下也有一批喽啰,平时聚众斗殴、欺行霸市。
图片 15

3.叶焯山,广东潮州人,生于上海,小名阿根。替美国领事馆开过汽车,绰号“花旗阿根”。所谓”花旗”,是因美国国旗上星星大多,远望旗面若花开朵朵在旗中,百姓表达能力有限,就俗称“花旗”。叶还是神枪手,听说在房间突然抛一铜板,无论冬天穿衣如何严实,也是出枪奇快,必在铜板抛至高点处击中它,枪响钱碎。

4.芮庆荣,本地漕河泾一带人氏,生性残忍,打铁为生。脾气暴躁,手有血案。孙传芳驻沪时,曾为军阀李宝章的“大刀队”做过头目。

5.
侯泉根,早年是上海纱厂的工人,一手飞镖百发百中的绝技,也是在当地颇有名声。

6.其余如杨启堂,黄家丰,姚志生均为卖苦力、做工出身。在各自码头、工厂内均为欺压一方之人物。这三人虽在前期没什么特别炫目的经历,但被目光炯炯、识人入骨的杜月笙看上,也必定是各有所长。
图片 16

实际上,杜月笙组建了这个“小八股党”这样“快反部队”,其人员个个都不是好人,全是地痞工霸。除了以后为杜的崛起,起到了骨干核心的作用,也确实为黄金荣的抢土生意败落,提供了一个涅槃重生的机会。杜月笙,看着不识几个字,但出谋划策,脑子实在好用。每次“大八股党”在护土运输中,“小八股党”总能在其运土路线、方式、交接中找出破绽、疏忽,借机打击、劫夺烟土。

更无语的是,以杜月笙的策划,退路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久而久之,借劫夺烟土,黄金荣竟开一间经营烟土三鑫公司,来源小半是劫夺“大八股党”的烟土。当然,沈杏山也注意到杜月笙“小八股党”的劫夺,但苦于没证据,总不无故上门去。关键是,几次大的失手,已叫沈杏山在土商中声誉扫地,越来越多土商暗中将烟土交给黄金荣去保运。这边沈杏山的生意是一落千丈,那边黄金荣生意是做得风生水起。最后,连沈杏山本人,也投到黄金荣门下,供其驱策。
图片 17

本文所有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style=”font-weight: bold;”>穿越历史的迷雾,检视历史的足迹,仰望历史的辉煌,感怀历史的沧桑。“剑雄品评文史经济”与您同学同行,同喜同叹。您的关注,是我奋笔疾书的动力,您的阅读,是我剖析探幽的初衷。

回答:

小八股党是民国时期一个名声震彻上海滩的组织,他们以后来者居上的身份掌控了上海滩的烟土生意,成为了上海烟土生意中真正的皇,小八股党的党魁就是后来上海滩三大亨之一的杜月笙,他带领着小八股党击溃了原本执掌着上海滩烟土生意的主宰大八股党,自此开始走上了辉煌之路。
图片 18

大八股党的为首者是沈杏山,他早年时在上海滩是唯一在官道、黑道上能和黄金荣平起平坐的人,黄金荣担任着法租界的华人总长,又是青帮中的大佬,在上海滩的道上有着非同凡响的地位,就连杜月笙、张啸林等后起之秀都是在他的手下成长起来的。

而沈杏山既然称得上是和黄金荣平起平坐的人,那他就必须要在黄金荣最得意的两个领域里追得上黄金荣的脚步,所以他英租界华人总长的身份以及青帮和洪帮中的特殊地位也给他披上了一层华丽的外衣。
图片 19

所以说,即使擂台上允许插眼踢档,只要传武的训练侧重点不更改,擂台上搏击选手一样会用插眼踢档分分钟让传武惨败!

美国实用射击里面这个所谓的1野兽派,所有插喉,挖眼,踢裆。。。等等为正派武林不齿的动作,在这派门徒里面都被视为必修的课程。有人或者会问,既然是实用射击,不是应该用枪吗,怎么还要练习神马插喉,挖眼,踢裆等阴毒招数呢?其实这等手段的应用是在你遇到突然袭击,来不急掏枪的情况下,以各种手段争取主动空间和时间以便掏枪控制场面的手法之一。而这派的开山祖师就是本文要介绍的另一位大师级人物:威廉费本先生
(William Ewart Fairbairn28 February 1885 – 20 June 1960) 。

出身贵族学校的库珀可以说是实用射击里面的绅士。而下期我将为大家介绍的另一位实用射击历史上同样可以称为大师级的人物,却是实用射击里的野兽派人物。也许你不知道,最早的C3携带就是源自于训练大上海租界警察的这位野兽派人物。

杜月笙是上海滩大亨,“小八股党”是他麾下纠结的一帮亡命之徒,也是他发迹起步,称霸上海滩依靠的主要力量。 图片 20

杜月笙在上海滩并非一飞冲天,他最初投靠在上海滩大亨黄金荣门下,黄金荣的生意主要在法租界,为主的业务是开赌场和贩卖鸦片,这都是一本万利,稳赚不赔的生意。

所以,插眼、踢裆、打后脑的传武阴招只是文学作品中的神话,更是传武选手不敢上擂台或一再败给搏击的借口,擂台比武靠的是强大的实力,而不是这些所谓的传武阴招。

图片 21

图 7: SIG P226 C2
击槌释放杆按下,从C0直接跳到C2,击槌需要扣动扳机才能扳起击发

回答:

中国人,不敢用!

掏枪插眼分散对手注意力,以便上膛抵近射击

  1. 红色:没有犹豫,危机已经成为威胁,你果断出手。

  2. 黑色
    :这是后来美国海军陆战队加入的。意思是精神与体能状态都开始崩溃。通常当人们从白色或黄色状态突然跳到红色的时候,心跳会突然提升,在超过175/分钟的时候,人的精神与肉体开始失去控制。

第四个,叫芮庆荣,铁匠出身,力大无穷,悍勇无双。他在武力上丝毫不亚于前三人,但是有勇无谋。但是他对杜月笙十分忠诚,因此得以与前三人并列,此四人又被称为“四大金刚”。杜月笙能让此四人供他驱使,唯他马首是瞻,可见其人格魅力和手腕。
图片 22

不要因为有一些跳梁的,就全盘否定传武的实战性。

图片 23

在我们了解了这些定义后,那么问题又来了,美国枪迷争论的到底是哪种情况呢?
其实如果你有留心看我上面的描述的话,应该心中有数了。不错,最常见的争论是关于安全防御携带重要还是快速反应重要,基本上就是Condition
1 和 Condition
3之争了。C1派强调的是反应时间,背后的理论是我必须保证先敌出手的优势,非常的美国主流观点。C3派讲究的是在安全携带和反应时间之中找到平衡。毕竟百分之99.99的携带时间是不会遇到需要近距离出枪射击的机会的,那么为什么要为了百分之0.01的威胁牺牲百分之99.99的安全系数呢?而且通过反复练习,出枪后再上膛射击的时间还可以控制在0.5秒以下。其实大家的观点都有道理。所以到了今天,广大枪迷们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观点。

回答:

病架,并不是说,这种架构本身有什么错误,这个“病”意思是:夸张、夸大、用全力的意思,架就是架构,意思就是:夸张夸大,用全力的招式

图片 24

图 1: 1911
C0,子弹上膛,击槌扳起,保险杆放开处于待击状态,扳机一扣就能击发。

沈杏山的强势出现断了黄金荣和杜月笙的财路,两人为挽回颓势,针对性组建了“小八股党”,准备发挥战斗精神,从“大八股党”手中抢回生意。

下面介绍一下“小八股党”的骨干成员。

战争年代,从军阀张作霖聘请传武高手做保镖、部队教官,到许世友将军自己求教于武林高人,都说明了传统武术的实战意义。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杜月笙又为他们四人分别匹配了助手,分别是杨启堂、黄家丰、姚志生、候泉根。杜月笙带领着这样身怀绝技的八个人,开始谱写他的传奇之路,也代表着“大八股党”的末日,已经到来。

这种招式,无非是起一个中继的作用,架构散了,或被人破坏了,不得已才会用这种招式

图片 28

图片 29

第三位叶焯山,绰号“花旗阿炳”,最大的本事是枪法准,擅长绝活“打飞碟”,无论何时有人突然向空中抛出硬币,他随都可以迅速出手,一枪击中目标,极少失手。

不用这些也能。

图片 30

虽然多数州的法律赋予民众公开携带枪械的权利,但是真正公开携带的反而不多,直到目前为止美国民间携枪依然是以隐蔽携带为主流。那么既然法律允许公开携带,为什么人们还要隐蔽携带呢?除了免除一般民众的紧张外(对!美国虽然可以合法拥枪,而且拥枪人数众多,但是很多地方的民众看到有人公然携带枪支还是会紧张的,甚至紧张到报警求援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隐蔽携枪可以在危急情况下制造突然性,以达到提高自己生存能力的要求。由于本文的目的主要是论述携带自卫枪械的方法,而一般执法人员甚至民间人士主要携带自卫的武器往往是手枪,下面开始我们讲述的重点是携带手枪时空膛与上膛的区别
(也就是本文标题中的美国执法人员普遍喜欢的C1携带和中国执法人员通常的C3携带)。

大八股党沈杏山独步于黄金荣的烟土生意

沈杏山原本的势力跟黄金荣差不多,但有一个生意却让他的势力以及金钱达到了让黄金荣眼红的地步,那就是当时上海滩的整个烟土生意。

在一开始的时候上海的烟土生意仍然受到清朝官府的掌控,当时上海的烟土是由官商掌握着的,所以沈杏山就想到了用各种方法劫持官商的烟土来牟取暴利,正因为沈杏山以及手下一众人的大胆以及狠辣,所以大八股党就崛起了。
图片 31

清朝灭亡之后烟土生意失去了朝庭保护,所以在沈杏山的步步紧逼下烟土商们不得不和沈杏山合作,在合作中又被沈杏山慢慢的侵吞了很多权益,所以他彻底掌控住了上海滩的烟土生意。

在后来,黄金荣的门人中崛起了一个很有手段的年轻人,这个人就是我们后来大名鼎鼎的杜月笙,他这个时候还暂时的寄托在黄金荣的门下,不仅黄金荣看着沈杏山的烟土生意眼红,杜月笙对此也是眼红万分,所以他招集着黄金荣手下另一个很得力的门人金廷荪以及其他数人组成了一个小八股党,跟沈杏山抢夺起了生意。
图片 32

(烟土鸦片)

等到了标指,依然强调是守住自己的中线和六门

费本发明的SAS专用匕首

3.
绝对不允许金手指,你的目光和准星不在目标上时,扣扳机的手指不得接触扳机。

杜月笙的“小八股党”,他们曾在上海滩被人津津乐道30年之久。这些人的名字,至今依然被人铭记。
图片 33

其实和“病架”很相似

介绍完实用射击界的西毒北丐,下回想和大家聊聊一位在实用射击理论上贡献良多的另一位一代宗师。

图 15: 中国产59手枪,C1状态

所以说以上就是声名响彻上海滩的小八股党八大干将了,他们有的人身怀绝技,有的人有着特殊的作用,有的人则是靠着强硬的后台上位的,小八股党八大干将每个人的性格特色都非常鲜明,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在上海滩的地头上混得风生水起,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天下,成为了令无数人仰望的人,当然像他们这样的人,也终将会被时代所摧毁,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于丧尽天良,所以在开国后就被历史扫进了垃圾堆中。

回答:

说小八股党,不得不提大八股党,这是以沈杏山为首组建的一帮流氓团伙,几乎垄断着法租界的烟土生意。

图片 34

但是这样一来就阻断了杜月笙他们的抢土生意,又无可奈何,人家财多势大,又打通了两大缉私机构—水警营和缉私营,后来甚至完全控制,自己这边权力和关系来说完全不能力敌,左思右想,想出一个智取办法,也像他们一样组建一帮流氓武装,叫“小八股党”,在暗处抢烟土生意,不断骚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因此,杜月笙招兵买马,组建“小八股党”。

图片 35

第一个人是顾嘉棠,这家伙颇有侠义之风,方头大耳,擅拳,臂壮拳粗,个子不高,但脾气火爆,敢打敢冲。

第二个人是高鑫宝,洋味儿重,能操一口流利的英语,但眼疾手快,脑子灵活,随机应变能力强,可以说当属第一。

第三个人是叶绰山,小名阿柄,枪法一绝,出了名的准。

第四个人是芮庆荣,这家伙臂力过人,也由此闻名,上海版本的拼命三郎。

这四个人号称“四大金刚”,但杜月笙觉得光四个人有点少,又招来杨启棠、黄家丰、姚志生、侯泉根四人,都是卖力气的工人,有胆有识。

这就是三分敬慕、七分畏惧的“小八股党”,八人一条心,跟着杜月笙走,跟着一块出生入死。

图片 36

最终“大八股党”战败,被“小八股党”取代,杜月笙也名声大振,为杜月笙黑帮老大的地位奠定基础。

长江后浪推前浪……

回答:

我希望各位能夠多读些上海近代的历史,英租界的望平街上(現在仍舊在)在十多家合法的鸦片批發商号,最大規模的公司是鄭洽記。它們都向英國殖民當局纳稅的。大八股党成员大多數是在英租界巡捕房当差的。他們收好处是真的,劫掠鸦片是不被英國当局允許的。事緣起,英國政府在國際上發起並簽署万国禁毒常務委員會,在英國当局策划了望平街血案,逼迫潮州鸦片商迁出英租界而由法國租界黃,杜接手。也發生了英租界的浪人,流氓無賴在法租界,华界抢劫鸦片。我的依據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上海黃,賭,毒。我相信這是可靠的历史。

本人,中国传统散手启蒙,参军,在武警部队服役两年,两年期间对散打(格斗),略有心得,后期对咏春拳进行过学习

费本书中的部分指向性射击要领图示,在今天来说,依然是抵近射击的标准动作之一

图片 37

图片 38
第二个,叫高鑫宝,皮肤白净、眼光灵活。他应该就是堵在杜月笙的公兴记“剥猪猡”的势力之一,所谓“剥猪猡”,就是在赌场附近蹲点,看到衣着光鲜的赌客进入赌场就架走,轻则破财,重则丧命。杜月笙的公兴记曾经就被这样“照顾”过,后来杜月笙用十分之一的分红收服了他。

首先说

图片 39

图片 40

说到“小八股党”,就不得不说“大八股党”,“大八股党”盘踞在当年的上海滩英租界,以华人总捕头沈杏山为首。这帮人曾经也是充满传奇,但是等他们坐稳江山以后,权利富贵金钱女人让他们不思进取,贪图享乐,暮气沉沉。被杜月笙所带领的“小八股党”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甚至沈杏山都逃往东北避其锋芒。

插眼、踢裆、打后脑等招数常被一些传粉津津乐道,似乎这就是传武的必杀技,是传武战胜自由搏击的法宝,如果允许的话,传武选手完全能够战胜搏击选手。真是天大的笑话。

依托敌手身体单手射击其他目标

图 21: Jack Weaver 示范韦夫持枪法

但凡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与法租界相邻的英租界有一个叫沈杏山的人,靠着自己是英租界巡捕房头目,组织了一个流氓团伙,跟黄金荣抢鸦片生意,后来发展到靠自己手中的权势收保护费,所有贩卖鸦片的都给他抽成,这帮人有8个主要头目,被称为“大八股党”。 图片 41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想要打人就得有架构,想要不被人打,也需要有架构,这和有没有规则,是什么规则没有半点关系

图片 42

今天讲述的内容比较有技术含量,也可能有比较枯燥的理论方面的论述,如果你对实用射击只停留在看热闹和过把枪瘾的境界的话,那么你可千万别往下看,以免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如果你想对近代实用射击理论和技术有一点了解的话,不妨看看下面的文字。

杜月笙组建小八股党后,很快与大八股党展开争夺,他们心思缜密,计划详细,动手迅速,撤退迅捷,屡屡得手,狠狠打击了大八股党的垄断地位。抢回来不少生意,为杜月笙今后发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回答: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一提到杜月笙这三字,老梁的脑门就是一紧,这干巴老头浑身上下每个窟窿眼都有不少的传奇故事。所以老梁先得扣扣脚丫子,盘着腿稍微的和各位看官聊聊,至于题主的问题,咱先丢一边,回头咱在扯,其实这么做呢,对题主问题的回答会有些意想不到的辅助效果。

并学习过咏春拳

图片 43

图片 44

得此四人,杜月笙可谓是实力大增。

说的有些杂里乱

1937年,日军轰炸上海,上海这个本来就是全世界治安最差也是最危险的城市更加动荡不安,各种势力集结租界,费本的小警察日子更不好过了,更重要的是,1939年,欧洲战场开打了,在自己的祖家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身经大小六百余惨酷城市反黑CQB之战的费本决定回去报效祖国了。在1940年离开上海回到英国,他身上的伤患比李连杰加成龙再加上甄子丹身上的伤患还多,以55岁的”高龄”出任英国特种部队SAS的教官,他把东方徒手搏击,匕首贴身缠斗和手枪实用射击等结合起来的”defendu”唤做”Gutter
Fighting”(中文直接翻译是阴沟战法,其实就是阴狠毒辣的意思),在他的战术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踢裆,挖眼,插喉,膝顶,肘批,不制服对手绝不手软,没有温情,只有生存与毁灭交集的凛凛杀气。他的这套战术后来被以色列人学了去再发阳光大,以至大家今天都知道KRAV
MAGA,而知道DEFENDU的反而不多了。他编写的教材当时就成为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特种部队的必修课。他发明的军用匕首成为SAS等西方特种部队的专用匕首。

图片 45

第四位高鑫宝,原是一位球童,负责在网球场给外国人捡球,具备英语流利、眼疾手快、反应敏捷,善于察言观色的好本事,且智商情商都很高,在小八股党里智谋当属第一。

上述四个人就是后来在上海滩搅弄风云的“小八股党”中的“四大金刚”。另外四个人是杨启棠、姚志生、侯泉根、黄家丰,因为都是卖苦力的工人,凭着一身力气成为杜月笙的打手,并无多少过人之处,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
图片 46

就像咏春拳一样,只要是稍微知道点儿咏春拳的人都知道,咏春是“一条线六个门”,既:中心线、上左右门,中左右门,下左右门

搞定最近的威胁,再对付较远的对手

2.黄色:精神上放松,但是保持警惕,你充分了解到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你随时准备出手保卫自己。当你身处不熟悉的地方或者被不熟悉的人包围的时候,精神上最好保持黄色警戒。当你处于这个状态的时候,你必须对周围的环境和人物保持一定的观察。当然,你没有必要紧张,只是向雷达扫描一样在一定时间里多留意一下身边的事务而已,其实这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一般八卦点的师奶都经常会做的事情。还有就是你如果身上携带武器,那么精神上就必须处于黄色警戒的状态。关于这点我非常同意,当我携带武器的时候,哪怕是在最热闹的人群里,我都会保持一定的警戒心。

第一位顾嘉棠,杜月笙的老相识,长的方头大耳,个头不高,脾气不小,干起仗来敢打敢冲,勇猛无比,颇有侠义之风。

现在说一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浦京dg娱乐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