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突击营由卡尔逊中校指挥,卡尔逊中校之所以如此推崇八路军的游击战术

鹰球锚军旗的征服——USMC特种作战力量的前世今生前言The 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 has a rich tradition of special operations, from World War II’s
famed Marine Raiders and Para Marines to Korea and Vietnam’s legendary
Marine Force Recon companies. Indeed, when Navy underwater demolition
teams, the direct predecessors to the SEALs, performed the preinvasion
reconnaissance of , recon Marines were part of the mission. But when
U.S.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was created in 1987 the abortive Desert
One hostage rescue mission, the Marines did not join in. Spec ops on
land, sea, and air were covered by the Army, Navy, and Air Force; the
Corps felt it needed to keep its top warriors with its conventional
forces.美国海军陆战队有着深厚的特种作战传统,从二战中着名的陆战队近战兵和空投陆战队员到韩国和越战中传奇的强力侦搜队。甚至,当海军水下爆破队,海豹突击队的直接系身,执行硫磺岛战役的战前侦查时,陆战队侦察兵也是任务的一部分。但当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在1987年紧随失败的沙漠一号人质营救任务成立时,陆战队没有参加。在陆地、海洋和空中的特种行动由陆军、海军和空军承担;陆战队认为它需要使顶尖的战士和它的常规部队在一起。In
2006, the U.S. Marines officially became part of the U.S.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with the creation of the Marine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 Drawn from the ranks of the Force Recon companies, these
highly skilled and combat-proven would take the war to and the Taliban
in America’s global war on terrorism. MARSOC is steeped in the heritage
of the of World War II, Force Reconnaissance companies of Vietnam, and
Detachment-One, which stood up after the attacks on 9/11. Their mission
is to win wars before they begin, taking the warfare beyond the front
line. When America wants to display its might, the (Commander in
Chief总司令,美国总统)will send in the Marines. With the creation of
MARSOC, they are already
there.2006年,随着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成立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式地成为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一部分。从FR队员中选拔,这些高能的经过实战考验的海军陆战队员将在美国的全球反恐战争中参加对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战争。马骚客有着二战中组建的陆战队近战兵、越战中组建的强侦FR和911袭击后组建的第一特遣队的传统。他们的任务是在战争开始前赢得战争,在敌后作战。当美国需要显示它的实力时,总司令将派出陆战队员。随着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成立,很可能他们已经在那里了。目录上:抗战突击营中:传奇强侦队下:反恐马骚客抗战突击营图片 1埃文斯•卡尔逊(Evans•Fordyce•Carlson)1896年2月26日生于纽约州西德尼的一个牧师家庭,1946年以准将军衔退役。于1947年5月27日病逝,去世后葬于阿灵顿国家公墓。卡尔逊青年时期毕业于着名的西点军校,1912年进入陆军服役并很快晋升为中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卡尔逊以上尉军衔赴欧参战。因作战英勇,获法国政府颁发的军功奖章。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以上尉衔退役,1922年进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卡尔逊曾于1927
年、1933 年、1937
年三次来华,于1927-1929年、1933-1935年在华担任美国海军陆战队情报官。1935年回国后,以上尉衔任罗斯福总统在佐治亚州温泉公寓的卫队副指挥。后来曾担任罗斯福总统的卫队长,从此他们成了好朋友。1937年春,卡尔逊以中校军衔海军部观察员身份受命赴中国。1937年7月他第三次来华,任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上海美国海军武官处情报官。来华前罗斯福总统与他单独进行了长谈,要求他直接写信给总统本人通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并对他们两人之间的通讯绝对保密。于是从1937年起,卡尔逊便定期向白宫报告他在中国的见闻供总统参考。临行前,罗斯福总统要求他:“我要你不时地写信给我,直接寄往白宫。告诉我你干得怎样,告诉我那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并约定两人之间的通讯由总统的秘书玛格丽特•莉•汉德传递。此前卡尔逊曾担任过美国驻华使馆武官,他曾于1927年和1935年两度来华。图片 2作为一个美国人,卡尔逊为人正直,极富正义感。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卡尔逊1935年到中国时即深深地同情中国人民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1937
年8
月卡尔逊乘“麦金利总统号”客轮进入黄浦江时,日寇正在进攻上海。卡尔逊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他放弃了去北平学习汉语的计划转而在上海美国总领事馆海军武官处任职。为了考察中国民众的抗战意识,他冒着炮火采访了一位给前线送饭的中国苦力,“你们为什么要打仗?你的同胞为什么而死?”这位满头大汗的苦力毫不犹豫地答道:“救国。”“那什么是救国呢?”卡尔逊故意问他。“日寇想霸占我们的家园,如果我们一齐努力,就能打败他们。”当晚,卡尔逊在给家人的信中写道:中国民众的坚韧了不起,他们有着巨大的精神源泉,这样的民众是打不败的。1937
年9 月的一天,刚刚私访过延安的埃德加•
斯诺来到上海。当时国民党军队在上海受挫,而18集团军却在北方取得了平型关战役的胜利。作为官方观察员,卡尔逊对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的18集团军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和斯诺一见面,就谈起了进入18集团军控制区的愿望。斯诺肯定地说:“我相信,18集团军领导人会欢迎你对他们军队的考察。”1937
年12 月5
日,卡尔逊来到18集团军驻西安办事处。10日,在18集团军派来的向导、翻译和警卫人员的陪同下,卡尔逊离开西安向山西前线进发。5
天后,他们来到了山西洪洞县附近的18集团军指挥部。朱德亲自到院门口迎接卡尔逊一行,对他说:“你是访问我们军队的第一位外国军官”。经作家周立波翻译,他们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你是访问我们军队的第一位外国军官,”朱德亲切地说,“我们很高兴接待你,你想看些什么呢?”卡尔逊说:“希望与18集团军一起生活、行军甚至战斗了解18集团军的游击战术,还想知道一些指导你们士兵行为的准则等。”朱德爽快地笑着说:“那好,你可以接触我们的战士和干部,向他们提出你想知道的所有问题。”在近半个月的接触中,卡尔逊在朱德和他周围的士兵身上,真实地发现18集团军内,人与人之间家庭般的亲密关系和可敬的精神源泉:“友好、自力更生和真正的民主。”他深切地感到朱德具有的三种杰出的品德:罗伯特•
李的仁慈、亚伯拉罕•
林肯的谦恭、U•S•格兰特的坚强。在结束了对18集团军总部的访问之后,卡尔逊又请求去山西五台山前线视察访问。朱德满足了他的要求,并为他配备了两个班的警卫还有翻译和勤务兵。在多次穿过日寇的封锁线后,卡尔逊访问了一个又一个18集团军抗日根据地,参观了沿途各类敌后18集团军抗日学校,受到了抗日根据地领导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贺龙、薄一波等以及当地18集团军官兵、地方政府领导人和民众的热情欢迎。从1937
年8 月到1938
年春,卡尔逊不仅看到中国正面战场的军事行动,也看到了CP领导的敌后游击战所取得的胜利。他感到,这两类战争中,后者更符合中国的实际。为进一步考察人民战争的潜在力量,他决定访问整个敌后游击区,从内蒙古直到山东沿海,而整个行动则从18集团军总部所在地延安开始。图片 31938年4月末,卡尔逊以美国观察员身份来到延安。5月5日,
毛泽东在延安窑洞中会见了卡尔逊,卡尔逊在日记中这样记述:“我走进屋子,面对着的是一位高大的人。他那狮子似的头,又长又厚的黑发从中间分开,随便地向后梳着,一双和蔼的眼睛望着我,一副幻想家的容颜。”“欢迎你,”毛泽东热情地握着他的手说,“听说你跟着我们的部队跑了很多地方,我很高兴能在这里欢迎你。”他们对面相坐,从晚上谈到次日凌晨,内容主要是对当前形势的分析,和对中国未来的预言。毛泽东指出:“中国像一个能盛一加仑的细颈瓶,而日本灌进了半品脱水。日本兵力不足,无法占领整个中国。只要中国人民决心继续抵抗,日本就无法用政治手段控制中国。”谈到日美关系和欧洲局势时,毛泽东说:“日本和美国总有一天会打起来的,英国人决不会因德国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而向希特勒宣战。”此后的形势发展和事实,都证明了毛泽东预言的正确性。图片 4图片 5通过这次会谈,卡尔逊对毛泽东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这是一位谦虚的、和善的、寂寞的天才,在黑沉沉的夜里,在这里奋斗着,为他的人民寻求和平的公正的生活。”
1938
年5月15日,卡尔逊离开延安,继续他的第二次华北之行,先后访问了陕西、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五个省的敌后根据地。对华北敌后根据地连续两次的深入考察,给他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他怀着无限激情,向罗斯福总统汇报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并在各种场合宣传这个崭新的世界。卡尔逊不断地就他在中国抗日敌后根据地实地考察的所见所闻发表演说,向美国各大新闻媒体撰写文章。1938年4月初,卡尔逊来到炮火连天的台儿庄战场。他会见了李宗仁、白崇禧、孙连仲和直接守卫台儿庄的池峰城、田镇南等各级将领、听取战况介绍,观察前线各个地方,“作为军人,我注意观察,分析这场战争采用的战略战术”。1938年7月,卡尔逊来到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129师建立的晋冀鲁豫根据地考察、采访,受到了129师副师长徐向前和正在这里检查指导工作的第18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的欢迎。在南宫,徐向前和邓小平会见了卡尔逊,并回答了他提出的问题。1940年卡尔逊在纽约出版了《中国的双星》一书,其中有一章是专门记述这次会见的,比较详细、生动地介绍了谈话内容和他的感想。由于邓小平向卡尔逊提到美国卖军用物资给日本的问题,使这个正直的美国军人感到十分尴尬,他立即写信给罗斯福总统和自己的父亲,希望尽快弄清真相。当得到肯定的回答时,卡尔逊十分愤慨,他认为这是美国人的耻辱。后来,卡尔逊回国后,向美国舆论界紧急呼吁,反对美国向日本出售军用物资,并预言日本将对美国发动军事进攻。他还强烈要求美国政府改变片面援华的做法,力主给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以直接的军事援助。后来,卡尔逊作为军事观察员,被美国政府正式派驻延安,毛泽东与他进行了两次长谈。卡尔逊在日记里写下了他对毛泽东的印象:“这是一位谦虚的、和善的、寂寞的天才,在黑沉沉的夜里不懈地奋斗着,为他的人民寻求着和平与公正。卡尔逊也曾两次由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总部派到模范抗日根据地晋察冀边区考察,并受到了聂荣臻的热情接待。他第一次去,是在1937年12月底到1938年2月,由周立波陪同,在晋察冀边区考察访问了近50天。周立波日后还根据此行写了一本《晋察冀边区印象记》。在历时50天的考察访问中,他们步行和骑马走了2500里路,两次穿过日寇的封锁线,走遍了河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特别参观了冀中根据地的民兵和部队,还采访了落网日寇。经周恩来的亲自推荐,卡尔逊还深入江南地区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部队参观考察,并认为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是一支在与日寇作战中颇具战斗力并值得信赖的军队。”当他得知个别国民党部队袭击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的消息后,非常愤慨,于1941年1月下旬回国,直接向罗斯福总统报告了“皖南事变”的真相。美国政府在证实了卡尔逊的消息后,通知蒋介石:“在内战的危险没有消除,国内的团结尚未恢复之前,暂停对中国的财政援助。”卡尔逊回国以后,上书罗斯福总统,要求给他一些人员和武器,参加太平洋诸岛登陆作战,罗斯福总统满足了他的要求。1941年5月,卡尔逊任圣迭哥埃里奥特兵营第二陆战团作战情报官。1941年底,卡尔逊被任命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上校营长。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就是今天鲜为人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神秘特种作战单位Force
Recon强力侦搜队的前身。1942年2月5日,卡尔逊受命完成了Marine
Raiders突击营的组建。罗斯福总统把他的爱子詹姆斯•罗斯福送到卡尔逊身边担任突击营参谋主任,卡尔逊以5比1的比例严格挑选了1000位突击队员。加利福尼亚的2月正值雨季,一场大雨过后,圣迭戈附近的埃里奥特兵营一片泥泞,1000人的Raider营在等待着卡尔逊的首次训话。卡尔逊的第一句话就令所有士兵大吃一惊:“我们将和你们同吃、同住、同工作、同战斗。我们心甘情愿地放弃一切特权。”队伍中出现了轻微的骚动。接着,卡尔逊描述了他们所要经受的训练。他说:“你们必须练得不吃饭也不睡觉,一天行军50英里以上;还必须学会在丛林中作战,用各种武器在各种可以想象的到的位置上进行射击。有那么一天,我们惟一的口粮是从日本鬼子尸体上搜寻到的食物。”在训练过程中,他采用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和“思想教育”的方法,让士兵们知道为何而战、为谁而战。卡尔逊把部队团结协作的集体主义精神称为“工合”(“工合”本是卡尔逊在中国抗日根据地见到的工业合作社的简称,在英文中的意思便是团结协作精神),而“工合”一词便成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官兵的座右铭。在持续近4年的太平洋抗战中,第二突击营官兵发扬“工合”精神,采用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的游击战术特别是奇袭战术,骁勇善战,被誉称为“卡尔逊的近战兵”,令日寇闻风丧胆,成了日寇的克星。正如美国着名军事史学家戈登•普兰奇教授在《中途岛奇迹》一书中所作的评价:“由于卡尔逊曾作为文职观察员在共区逗留过,对CP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该营的训练、姿态、外观受其影响很大。他的突击营比之常规的陆战队营就像狂热的摇摆舞节拍比之大型歌舞剧一样,但是一旦需要,他们是相当能打的。”此外,法国着名军事史学家乔治•布隆德博士也在《大洋余生——“企业”号征战史》一书中对卡尔逊及其部队作过如下评价:“另一位海军陆战队上校埃文斯•F•卡尔逊曾作为参谋部军官参加了的远征。他曾经被派到CP部队中做观察员。他在组织他的部队时,参考了CP在战争中所证实了的出色的作战方式。”1942年8月16日,卡尔逊运用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的奇袭战术,偷袭日寇重兵守卫的马金岛一举成功,成为他军事生涯中的一块丰碑,此战经过也被永远载入了美军战史。而卡尔逊本人也名噪一时,被视为美军的一员良将。当时美军正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与日寇激战,袭击马金岛正是美军的一次佯攻行动,其目的是要把日寇兵力从所罗门群岛地区吸引过来。美军统帅部将这项特殊任务,交给了卡尔逊上校指挥的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来完成。载运卡尔逊部队的军舰,是当时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最大的两艘潜艇“鹦鹉螺”号和“鱼”号(这两艘潜艇排水量均为2700吨,长113米以上)。美方之所以打破惯例,用潜艇载运登陆部队,显然是为了达到使日寇毫无觉察的目的。1942年8月16日拂晓,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未遭到任何抵抗便悄然登上了马金岛。上岛后,按照卡尔逊的布置,美军兵分数路进攻岛上的日寇,摧毁军事设施,夺取有用的情报资料,使岛上日寇乱成一团,还误认为美军已大举登陆,连连发报,请求日寇统帅部从较近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地区调兵增援。直到清醒过来,日寇守岛部队才匆匆忙忙地骑自行车或乘坐卡车赶来阻截美军。根据卡尔逊部队的呼叫,“鹦鹉螺”号潜艇的火炮向日寇猛烈开火,并击沉日寇1艘3500吨级商船和1艘巡逻艇。此时,卡尔逊部队已歼灭了约200多名守岛日寇,摧毁了岛上大部分军事设施并掠获大批有价值的情报资料,更关键的是已经达到了调动日寇团伙的战略目的,于是开始撤退。由于涨潮妨碍了第二突击营的撤退,卡尔逊部队付出了一定代价,但因为有第二突击营副营长、卡尔逊的得力助手、罗斯福总统长子詹姆斯•罗斯福海军少校的冷静指挥,使除被日寇劫持到夸贾林岛杀害的9名陆战队员以外的海军陆战队员安全返回潜艇。在马金岛偷袭战中,卡尔逊上校运用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打了就跑”的奇袭战术,以极小的代价取得了战术上的极大胜利,达到了预期的战略目的,成为抗战中美军的一个极为成功的典型战例。战后,美国影片《工合》就是反映卡尔逊运用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游击战术进行马金岛偷袭战经过的。1942年11月在瓜达尔长纳尔岛战役中,卡尔逊又亲率第二突击营在岛上开展了几个月的丛林游击战。发动伏击30次,以死、伤各17人的代价,共歼敌800,被誉为美海军陆战队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巡逻作战。卡尔逊因功被授子海军十字勋章,成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英雄。在整个抗战中,卡尔逊率部先后参加了中途岛保卫战及在塔拉瓦岛、塞班岛、硫磺岛进行的大规模登陆战,并立下赫赫战功。他因此被罗斯福总统批准,晋升准将军衔。卡尔逊于1947年5月27日逝世,享年51岁。作为卡尔逊的亲密朋友,朱德给卡尔逊夫人发去了唁电沉痛悼念这位追求真理的勇士。卡尔逊准将在临终前还有一个莫大的安慰,那就是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彭德怀代表中国人民联名发出一封感谢信,感谢他为中国民主而进行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卡尔逊虽然未能亲眼看到中国人民的胜利,但他坚持真理和正义、最早理解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可贵情怀永远感动着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这位美国朋友。

太平洋战争中,第二近战营发扬“工合”精神,采用八路军游击战术,骁勇善战,被誉称为“卡尔逊的近战兵”,令日军闻声胆寒。而卡尔逊本人也名噪一时,被视为美军的一名良将。1942年8月16日,卡尔逊出色地运用八路军“打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偷袭日军重兵守卫的马金岛一举成功,竖起他军事生涯的一块丰碑,也永远载入了美军战史。

美军突击队以列弗朗西奥斯中尉指挥的A连1排为先锋,向西南方向疾进。约行进300米后,列弗朗西奥斯突然发现几辆日军卡车停在一片面包树林里,约20名日本兵正在下车集合,他立即命令用密集火力向敌人扫射,突袭马金岛行动中着名的“面包树之战”随之打响了。

鹰球锚军旗的征服——USMC特种作战力量的前世今生 前言The 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 has a rich tradition of special opera

当时,美军正在瓜达尔卡尔纳岛与日军激战,袭击马金岛正是美军的一次佯攻行动,其目的是把日军兵力从所罗门地区吸引过来。这项特殊任务,交给了由卡尔逊中校指挥的海军陆战队第二近战营。载运卡尔逊部队的军舰,是当时美国海军最大的两艘潜艇“鹦鹉螺”号和“鲑鱼”号(这两艘潜艇水上排水量2700吨,长113米以上)。美方之所以打破惯例,用潜艇运载登陆部队,显然是为了达到使日军毫无觉察的企图。

8月18日一整天,日军除了派出飞机对马金岛上的美军突击队进行袭扰外,并无别的动作,卡尔逊也安下心来,与负责接应的两艘潜艇取得了联系。当天晚上,“舡鱼”号和“鹦鹉螺”号潜艇再度靠近岸边。20时30分,卡尔逊登上最后一艘小艇,离开布塔里塔里环礁。23时30分,最后一批72名突击队员回到潜艇上,全体向珍珠港返航。

图片 6

经过一个小时的准备,突击队分乘32艘橡皮筏离开潜艇,奋力向岸边划去。按计划,突击队分成A连和B连,同时在环礁南岸的两个登陆点登陆,但受风浪影响,这一协同无法完成,于是卡尔逊命令两个连集中到同一地点登陆。

果然,卡尔逊回国后,他上书罗斯福总统,要求给他一些人员和武器,参加太平洋诸岛登陆作战。罗斯福总统满足了他的要求。

回到珍珠港的卡尔逊和他的突击队员们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卡尔逊还获得海军十字勋章,被媒体广为报道。据统计,美军第2突击营在行动中共有21人阵亡,击毙了超过150名日军,同时缴获大量日军机密文件,从战术角度来说算得上一次成功的突袭战斗。

在五台山金刚库,聂荣臻司令员接见了他。他俩一直谈了大半夜,气氛十分融洽。卡尔逊向聂司令员提了许多问题,诸如“八路军能不能在敌后坚持住?”“枪支和弹药如何补充?”“怎样对付日军的扫荡?”“游击战怎样开展?”聂司令员都给予了他满意的答复。这些,使卡尔逊非常感兴趣。他对聂司令员说:“我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无非是蹲在战壕里打枪放炮,你打过去,我打过来,我们这些士兵都像机器人一样,根本不动脑子,枯燥得很。你们这种打法,实在有味道,很有斗争艺术,一面打仗,一面考虑很多问题,不单着眼于军事,还搞政治,搞经济,搞文化,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也是没有听说过的”。

营长曾来华观战

太平洋战争中,在美国军队的行列里,有一位善于运用八路军游击战术,在与日军作战中克敌制胜、极富传奇色彩的美国军官。他就是美海军陆战队的埃尔森·卡尔逊中校。卡尔逊中校之所以如此推崇八路军的游击战术,这与他在中国的特殊经历是分不开的。

接到突袭马金岛的任务后,卡尔逊面临的难题不少,最突出的是保障兵力不足。为保证袭击突然性,突击营将由潜艇运送登陆,但尼米兹告诉卡尔逊:“我只能提供‘舡鱼’号和‘鹦鹉螺’号潜艇,它们最快只能在突袭发起前两天到位,与突击营进行战前合练。”更糟糕的是,这两艘号称当时美军中装载量最大的潜艇,仍然没有足够空间运送一整营的部队,像“舡鱼”号能运送134人,“鹦鹉螺”号能运送85人,这意味着卡尔逊只好将突击营的55名官兵留在后方基地珍珠港。

根据卡尔逊部队的呼叫,“鹦鹉螺”号潜艇的火炮向日军猛烈开火,掩护美军撤退,并击沉日军3500吨的商船和巡逻艇各一艘。此时,卡尔逊部队已歼灭了83名守岛日军,摧毁岛上大部分军事设施,掳获大批有用的情报资料,并开始撤退。由于涨潮妨碍了近战营的撤退,卡尔逊部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因为罗斯福总统的大儿子詹姆斯·罗斯福海军少校的冷静指挥,使除9名陆战队员以外的海军陆战队员安全返回潜艇。

突击队陆续上岸后,为了收拢部队,卡尔逊命令一名士兵鸣枪,清脆的枪声击碎了清晨的静谧,偷袭已然不可能了。卡尔逊率部迅速向内陆推进,令他略感欣慰的是,此地曾是英国殖民地,土着居民大多会说点英语,美军从他们口中得到准确的情报:日本军营就在美军登陆点的西南方向,兵力80-150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浦京dg娱乐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