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因在卢沟桥事变打响第一枪而获得嘉奖的一木,海军陆战队中士约翰▪巴斯隆在美国军史上拥有神话般的地位

写在之前每一支上过战场,打过恶仗的部队,都会获得几个特别的荣誉称号,以让自己团队的后辈,时刻谨记着前辈们难以想象战斗经历,烙刻在战史之上,随着时代变迁永久传颂……豆子■第7

初期行动

图片 1

这些海军陆战队虽然并未因战场杀戮而倒下,他们却以消防员的身份活到了最后。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来说,他们永远都是一名合格的海军陆战队,并且在他们生命最后的岗位上,至死履行着

图片 2

写在之前

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11,000名海军陆战队最初集中在伦加点和机场附近外围以形成1个松散的防守圈、在圈内搬运已上岸的补给品,并完成了机场的甬建设。在4天的紧张工作中,补给物资被从登陆海滩转运至圈内分散的储存地点。在机场的工作立即展开,主要是利用俘获的日军装置。8月12日,因海军陆战队飞行员洛夫顿·亨德森在中途岛的战斗中被打死,该机场被命名为亨德森机场。到8月18日,机场已准备好可以运作。足够5天食用的食物已由运输舰运送靠岸,加上被俘获的粮食,令海军陆战队拥有足够14天食用的粮食。为了节约物资,部队只限于每日进食2餐。盟军部队在登陆后不久遇到了严重的痢疾,海军陆战队有五分之一在8月中旬染病。热带疾病会影响双方在整个战事中运动的战斗兵力。韩国,虽然有一些建筑工人被移交给海军陆战队,大多数仍处于日本和韩国人聚集在马坦尼考河西岸的伦加防卫圏以西和以椰子为生。位于伦加防卫圈以东大约35公里太午角有1个日军哨站。8月8日,从拉包尔来的1艘日军驱逐舰向马坦尼考阵地增运送113名增援部队。

1942年8月21日凌晨2点,瓜达卡纳尔岛。只能听见雨声的寂静午夜,被划过天际的一颗绿色信号弹打破。一条叫做鳄鱼溪的小河两侧同时响起枪声,瓜岛战役的第一次陆上战斗,同时也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日本陆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第一次地面交锋就这样打响了。

这些海军陆战队虽然并未因战场杀戮而倒下,他们却以消防员的身份活到了最后。

NO.687- 美军单兵之神

每一支上过战场,打过恶仗的部队,都会获得几个特别的荣誉称号,以让自己团队的后辈,时刻谨记着前辈们难以想象战斗经历,烙刻在战史之上,随着时代变迁永久传颂……

在8月12日晚上,为数25人的1队美国海军巡逻队,在弗兰克·戈奇中校率领下和主要由情报人员组成,乘船在伦加防卫圈以西告鲁斯点和马坦尼考河之间登岸,除进行侦察任务外,其次目标是接触一批美军以为大概愿意投降的日军。登陆后不久,巡逻队遭到在附近的1排日本海军部队的攻击,海军巡逻队几乎完全被消灭。

一木清直大佐率领八百余名士兵向美国人的防御阵地发起决死冲锋,试图在夜色掩护下,以勇猛的气势一举击溃敌人。

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来说,他们永远都是一名合格的海军陆战队,并且在他们生命最后的岗位上,至死履行着“永远忠诚”的信条

编辑:冷小军 / 出品:冷热军事史

豆子

作为回应,于8月19日,范德格里夫特派出美军第5陆战团的3个连攻击集中在马坦尼考以西的日军部队。其中1个连渡过马坦尼考河沙洲进行攻击,而另1个连越过1,000米河面进入内陆,袭击在马坦尼考村的日设。而第3个在更西面乘船登陆及袭击Kokumbuna村。在占领的了2条村庄后,3个海军连返回到伦加防卫圈,杀死约65名日本兵而自已丧失了4人。这一行动,有时被称为「第1次马坦尼考战役」,是在战事期间数次围绕马坦尼考河行动的第1次。

作为因在卢沟桥事变打响第一枪而获得嘉奖的一木,新的荣耀似乎正在眼前发出召唤。他所要做的,就是指挥部队把最拿手的夜战本领使用出来,将美国人赶到海里去。

豆子

海军陆战队中士约翰▪巴斯隆在美国军史上拥有神话般的地位,他是二战中唯一一位同时获得国会荣誉勋章和海军十字勋章的英雄,也是唯一一位在获得荣誉勋章后重返战场的战士。

图片 3

8月20日,护航航空母舰长岛号运送2个中队的海军飞机到亨德森机场,其中1个中队有19架F4F战斗机,而其他1个中队有12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这些飞机在亨德森机场组成为众所周知的「仙人掌航空队」,而盟军为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加上代号时。在日军轰炸机几乎全日空袭后,陆战队战斗机在第2天即投入战斗。8月22日,5架美国海军P-400战斗机及其飞行员到达亨德森机场。

就在几天前,联合舰队刚刚在萨沃岛海战中大获全胜,证明了这里的美国军队和东南亚那些手下败将没有什么区别。夜战加冲锋,这是日军一路所向披靡的法宝。战争开始以来,苦于没有机会一展身手的一木支队,这一次要在帝国版图的最前缘留下光荣的记号。


图片 4

*■第7陆战团1营C连部署阿富汗期间,竖立在驻地内的旗帜与连队标识*

主要战役

在鳄鱼溪的对面,美国海军陆战1师正严阵以待。过去几天里,种种迹象表明日军的进攻即将到来,但谁也不知道这支日本部队的实力。

图片 5

▲ 巴斯隆纪念邮票

所谓的“自杀连队”,指的也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1营C连,而正确的“自杀连队”叫法,也就是“自杀查理”

泰纳鲁河战役

在瓜岛战役开始阶段,运送补给的舰队在失去航母保护的情况下,没有将物资全部运送到岸就离开了战场,陆战队员们手头可用的资源实在是捉襟见肘,他们甚至拆掉了附近种植园围栏的铁丝网以加固防线。

“343”这个数字注定是纽约消防永远铭记的勇气和伤痛,寓意343名纽约消防员在2001年9月11日当日的抢险作业过程中不幸殉职。

封神之夜

这个恶名在海军陆战队里实在太过出名,以至于全体海军陆战队在口头称呼这个连队时,都不怎么会用Company
C
这个词,而是直接叫他们Suicide Charley

为回应盟军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登陆,日本大本营向拉包尔为基地的1个军级指挥部,由百武晴吉中将指挥的日本帝国陆军第17军,授与收复瓜达尔卡纳尔岛的任务。该军是受到日本海军部队,包括总部设在特鲁克,由山本五十六指挥的联合舰队之支援。第17军,当时正在积极参与日军在新几内亚的行动,只有少数单位可以参战。其中,由川口清健少将的第35步兵旅正在帛琉,在第4步兵团是在菲律宾和由一木清直大佐指挥的第28步兵团,正在关岛附近的运输船上。不同的单位立即开始通过特鲁克和拉包尔走向瓜达尔卡纳尔,但栎木的团,从最近的地方,首先抵达该地区。一木的团之「第1单位」,其中包括约917名士兵,在8月19日凌晨零时从伦加防御圈以东太午角的驱逐舰登陆,然后向西面海军陆战队的防御圈进行了9-英里
的夜间行军。罗伯特·莱基,当时在瓜达尔卡纳尔岛,在他的书「枕戈待旦」中记忆在泰纳鲁河战役的事,「每个人都忘记了战斗,并观看了大屠杀,当时叫喊席卷了防线。一组日军沿对面河边前进,向我们的方向冲来。大家对他们的出现大为惊讶,没有人开枪。」

陆战1师的小伙子们大多是刚刚入伍的新兵,他们在珍珠港事件后加入军队。这一天,是他们的第一次考验。

这个单日殉职数字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消防体系来说,都可以用难以想象来形容。

图片 6

由于低估了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盟军部队的兵力,一木支队于8月21日清晨对在伦加防御圈东侧鳄鱼河(美国海军地图往往称为「马拉河」)的阵地进行了夜间的正面进攻。一木的进攻被击败而且日军损失惨重,这就是后来被称为泰纳鲁河战役。天亮以后,海军陆战队对日军残存部队实施反击,打死许多人,包括一木本人。整体而言,一木支队917人中大多在战斗中阵亡。128名幸存者撤回到太午角,通知第17军司令部战败的讯息,期待来自拉包尔进一步的增援和命令。

双方都缺乏兵力食物装备,但日本人太傲慢轻敌

图片 7

瓜达尔卡纳尔战役是太平洋战场上最关键也最血腥的战役之一,这也是美日两军第一次在陆地战中相遇,两支最强悍的部队在疾病肆虐的瓜岛上决一死战。

*■第7陆战团1营C连非官方版连队旗帜图案*

东所罗门海战

1942年8月,刚刚在中途岛取胜的美国人在太平洋上终于有了主动出击的能力。日军在所罗门群岛修建机场极大地威胁美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运输线,美军发动了旨在占领瓜岛、图拉吉岛和佛罗里达岛的“了望台行动”。

美国海军陆战队和纽约消防局共同揭幕的”海军陆战队/纽约消防局911纪念碑”

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决心要保卫亨德森机场,牢牢抓住从日本人手里抢来的每一寸土地,这里是他们发动战略反攻的起点,而日本人同样发誓要把美国人赶下海。

“自杀查理”这个绰号最初源自于1942年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当时任职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1营营长的Chesty
Puller
,奉命指挥麾下部队扼守亨德森机场。

当泰纳鲁河战役结束后,更多的日军增援部队已赶来。3艘慢速运输舰在8月16日载着栎木的步兵团其余的1,400名士兵以及第5横须贺特别海军登陆部队的500名海军陆战队员离开特鲁克。这些运输舰是由日本海军少将田中赖三指挥的13艘
军舰护航,他计划了部队于8月24日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为掩护这些部队登陆,并为从盟军手中夺回亨德森机场的行动提供支援,山本在8月21日从特鲁克派出南云忠一的航空母舰舰朝索罗门群岛南部前进。南云的部队包括3艘航空母舰和30艘其他战舰。

8月7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瓜达卡纳尔岛时,岛上只有负责修建机场的少量日军,日本人在这一天前从没接到美军即将发起进攻的情报,完全没有做好战斗准备,未发一枪便躲到了深山之中。

而在纽约消防局这343名消防员中,就有17名消防员属于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转职军人美国海军陆战队预备役军人

展开剩余90%

10月24日,晚上10点,日军趁着夜色对亨德森机场发动了进攻,第7陆战团1营所负责的防御阵地在接敌后发现,日军直扑该营阵地的兵力约为整整3个联队,导致当时第7陆战团1营全营阵地几乎都被牵制迎战。

同时,弗莱彻指挥的拥有3艘美国航空母舰特混舰队已接近瓜达尔卡纳尔岛以对付日军的进攻。8月24日和25日,双方的航母舰队在东所罗门海战中交战,这导致双方舰队受到一些损害后均撤离该地区,与日本失去1艘轻型航空母舰。田中的舰队,在战斗中因来自亨德森机场遭的陆军航空队飞机的攻击而受重创,其中包括1艘运输舰沉没,被迫转移到索罗门群岛以北的肖特兰群岛,以转移幸存的部队至驱逐舰再运送至瓜达尔卡纳尔岛。

占领机场后,美军迅速修建了防御阵地,并派出侦察部队在机场周边进行巡逻。8月12日,陆战队修好了日本人的机场,为了纪念中途岛战役里英勇牺牲的洛夫顿•亨德森少校,他们把这座机场命名为亨德森机场。

这17名殉职消防员及所属单位分别为:

几个星期来,海军陆战队第1师打退了无数次日军进攻,已经筋疲力尽。但他们也知道,这个强硬的对手不会轻易放弃,「仙台师团」随时都会再打回来。

其中C连阵地恰好顶在最前沿,左翼的B连和右翼的A连,都难以抽身为其支援。

亨德森机场上空的空战

8月20日,陆战队223战斗机中队抵达亨德森机场,开始与日军战机不断周旋。

Raymond Downey副总指挥

图片 8

注:10月24日当夜的战斗,也成就了D连John
Basilone军士因“御敌勇猛”而获荣誉勋章的传奇。

整个8月,少量的美军飞机和飞行员船员继续到达瓜达尔卡纳尔岛。截至8月底,64架不同型号的飞机驻扎在亨德森机场。9月3日,第1陆战队航空联队司令员,美国海军陆战队准将莱尔·盖格皮带同他的工作人员到达和接管了在亨德森机场的所有空中作战指挥。从亨德森机场起飞的盟军飞机和来自拉包尔的日军轰炸机和战斗机之间的空战几乎每日都在持续。8月26日至9月5日,美军损失了大约15架飞机,而日军损失了大约19架飞机。超过半数被击落的美军机组人员获救,而大多数日军机组人员从未被救回。从拉包尔到瓜达尔卡纳尔岛的8个小时大约1,120英里的往返航程,严重阻碍了日军部队对亨德森机场建立空中优势。澳大利亚在布干尔和新乔治亚岛的海岸观察员通常能够为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盟军部队预先通知日军的入境,因此当他们到达这些岛屿时,允许美军战机起飞和以对抗日军轰炸机和战斗机。因此,日本空军部队正在慢慢地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空失去了1场战争的胜利。

日本指挥官们相信瓜岛并不是美国人的战略重点,因为8月7日之后再没有后续大规模的登陆行动。他们派出了日本陆军第7师团第28联队,在联队长一木清直的指挥下进攻瓜岛,试图夺回机场和岛屿的控制权。

特种作业指挥中心

▲ 亨德森机场

图片 9

在此期间,范德格里夫特继续努力加强和改进在伦加防御圈的防线。8月21日至9月3日,他把3个陆战营送到岛上,包括梅里特答·埃德森的第1突袭营和第1伞降营从图拉吉和吉沃图被调往瓜达尔卡纳尔岛。这些单位令防守亨德森机场范德格里夫特原本11,000人的部队再增加大约1,500人。第1伞降营在8月时的图拉吉及吉沃图-塔纳姆博格战役中遭受严重损失,现今由埃德森指挥。另1个被调来的营是第5陆战团第1营,在8月27日乘船于马坦尼考村以西的Kokumbuna附近登陆,目的是攻击该地区的日军,就像在8月19日的第1次马坦尼考行动。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海军陆战队因困难地形、烈日和良好的日军防线而受阻。第2天上午,海军陆战队发现,日本守军在夜间离开了,所以海军陆战队乘船返回伦加防御圈。这壹次行动中共有20名日军及3名美国海军陆战队阵亡。

第28联队共1250人,是刚刚结束的中途岛战役中原定的登陆作战部队之一。在中途岛战役失败后,第28联队返回日本短暂休整,随即被派往特鲁克岛驻扎。

Joseph Grezlak分局局长,第48分局

1942年10月25日晚,1万发炮弹落在亨德森机场东部的美军阵地,三千名日军再一次向发起强攻,冲在第一排的士兵把自己的身体扔在高大的铁丝网上,形成一排人肉踏板,后面的日军踩着他们的身体扑向陆战队阵地。

*■连续剧《太平洋》第2集,第7陆战团1营C连结束10月24日夜间战斗结束后,在连部门口竖起了“自杀查理”的白色旗帜*

盟军海军小舰队分别于8月23日、8月29日、9月1日和9月8日抵达瓜达尔卡纳尔岛为在伦加的海军陆战队提供更多的粮食、弹药、飞机燃料和飞机的技术人员。9月1日的舰队还带来了392名建筑工程师,以维持和改善亨德森机场。

8月19日凌晨,一木支队的第一梯队分别乘坐6艘驱逐舰在瓜达卡纳尔岛的泰武角登陆,此地位于美军最近的防御阵地以东30公里。

布鲁克林

这群挺着步枪刺刀冲锋的日军,迎面撞上了巴斯隆中士指挥的一个15名陆战队员的机枪阵地。两挺M1917重机枪疯狂扫射,巴斯隆操作其中的一挺。机枪声撕裂夜空,血肉横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浦京dg娱乐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